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微博|股吧|論壇
行業 | 政策 | 平臺 | 觀點 | 數據 | 會議 | 互聯網金融
網貸導航 | 網貸產品網貸平臺網貸論壇

專項整治下的股權眾籌(下篇):風險與挑戰

  • 字號
2016-05-30 17:02:16 來源:和訊  作者:史博洋

  在中國,監管政策與整治辦法向來是針對風險與亂象而設立。針對股權眾籌,從2014年末開始,監管層曾連續出臺了一系列的試行辦法、通知以及管理辦法,加上網上流傳的互聯網專項整治方案中的相關條例,無不是針對股權眾籌的風險與亂象。

  下面,讓我們對國內監管股權眾籌的歷程做一個簡單的概述。

  “互聯網”與“非公開”的矛盾

  名不正則言不立。如果想正確適度的監管“股權眾籌”,首先要為這個行業正名。

  眾所周知,“眾籌”一詞翻譯自英文的“crowdfunding”,而針對股權的眾籌,理所當然的便成為了“股權眾籌”。所以,民間最初關於這個領域的統一叫法,本沒有什麽異議,不論是平臺、從業者、投資者還是媒體,不論是口頭聊天、正式演講還是見諸輿論,大家都對股權眾籌一詞的含義和覆蓋範圍沒有什麽分歧。所以,當政府想對這一新興的金融創新進行監管的時候,便很自然的使用了“股權眾籌”一詞。

  2014年12月18日,中國證券業協會曾下發《私募股權眾籌融資管理辦法(試行)(征求意見稿)》,正式將“私募股權眾籌”納入監管文件,但該文件並未最終落地。2015年7月29日,正式公布施行的監管規則《場外證券業務備案管理辦法》中繼續使用了“私募股權眾籌”一詞。短短五天後,也就是8月3日,證監會下發了《關於對通過互聯網開展股權融資活動的機構進行專項檢查的通知》,廢除“私募股權眾籌”的概念。8月10日,證券業協會宣布修改十天前才發布的《場外證券業務備案管理辦法》,將“私募股權眾籌”改為“互聯網非公開股權融資”。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的反復修改定義,而且最終確定了“互聯網非公開股權融資”這個稍顯別扭的概念,在一定程度上透露出監管層內部意見的混亂。

  按理來說,“私募”與“眾籌”,“互聯網”與“非公開”,本身就是互相矛盾的概念,放在一起到底說明了什麽,單看這個詞很難不讓人困惑。但如果從之前的文件中找尋蛛絲馬跡,還是會發現一些端倪。縱覽之前的“通知”、“辦法”,可以總結出兩條針對互聯網非公開股權融資的標準,分別是融資方是否在平臺以外公開宣傳和平臺是否向非註冊和不合格的投資用戶發行產品。如果這麽看,“互聯網”與“非公開”這對“天然”的矛盾體,似乎又得到了某種程度的調和。

  不論如何,既然“非公開股權融資”成為了現行的互聯網股權融資業務唯一合規的名稱,那以後就不宜再冠以“眾籌”等名義。這樣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因概念混淆亂戴帽子而產生的欺詐項目以及非法集資項目,也可以規避一些平臺打著“股權眾籌”旗號,通過互聯網形式進行私募股權投資等基金等籌集行為和突破200人法律紅線的股權融資業務。為了統一上下文,本文的下面部分還是繼續使用“股權眾籌”一詞。

  自融、資金池與明股實債

  除了打著“股權眾籌”的幌子開展非法集資這種重大違法行為,也有平臺在做一部分股權眾籌業務的同時,也涉及到了自融、設立資金池,實股明債、營銷宣傳化等違規行為。

  其中,平臺自融是指平臺設立虛假項目,將從網上融到的資金用於自己使用,此外也有融資公司或項目自己設立一個股權眾籌平臺進行自融的。資金池是指平臺把客戶資金集合起來,這樣的平臺風險都不小。

  上面兩個風險都比較好明白,比較難解釋的是實股明債。股權與債權均是資本市場的成熟產品,雖然都可作為企業融資工具,但對應的權利、義務等本質卻完全不同。

  所謂的“實股明債”,是將債權產品包裝成“股權概念”進行營銷,也就是說,有一些股權眾籌項目是把P2P與股權眾籌項目結合在一起的,好像是股,卻又承諾到期償還本金,保證收益,投資者好像是投股權,實際上投的是債權,這種操作方法是對投資者的嚴重誤導,或已涉嫌違規。

  再說說營銷傳銷化。上面講定義的部分已經提到,股權眾籌的正式名稱是“互聯網非公開股權融資”,所謂的非公開,也就是說不能向平臺註冊用戶以外的人進行宣傳,所以線下的私下接觸成了必要的形式,這就容易使其向“傳銷”演變。

  不久前,網上曾列出國內理財、眾籌、股權投資領域的“疑似傳銷名錄”,指出各類打著股權等名號的資金傳銷似已泛濫成災。實際上,目前針對股權投資項目的融資平臺,尚未大面積曝出虛假項目,但虛報領投機構、虛假投資金額、將風險轉嫁給散戶投資人等現象已初現端倪,值得警惕。

  透明度與信息披露水平待提升

  專業投資機構在對企業進行線下股權投資時,會對企業進行實地盡職調查,盡可能獲取詳盡真實的企業信息。而通過互聯網平臺參與非公開股權投資的散戶,只能通過融資企業在融前披露的融資計劃書來判斷投資意向,以及通過融後披露的年報及其他信息來跟蹤企業進展。

  目前,國內幾大主要股權眾籌平臺對企業融資前計劃書的內容格式要求大體相近,如公司基本業務、商業模式、運營現狀、團隊構成、股權結構、融資計劃等,合格投資人均可藉此獲取準確的基本信息。但是,在融資後的信息披露上,雖然大多數平臺要求企業定期披露年報,不定期披露各類可能影響股東收益的重要信息,但在實際運行中能真正落地的並不多。

  以年報為例,A股主板、創業板以及三板上市的企業,均要求披露經審計的財務信息,並制定了嚴格的年報格式標準,這一目的在於充分保護投資人利益。然而,在股權眾籌平臺融資的通常是VC階段的初創企業,他們多數不具備承擔財務審計的能力,另一方面,要求這些企業面向幾十位投資人披露過於詳細的企業財務信息,或導致敏感信息外流,影響企業日常運行乃至下一輪融資。

  總之,透明度與信息披露互聯網金融監管的重中之重,這點從監管層出臺的多份辦法、通知、文件中可以印證。良好的信息披露,既可以減少平臺方違法違規的幾率,也可以保障投資方的資金安全,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投融雙方的違約糾紛、股權代持糾紛、合夥糾紛、退出糾紛以及居間代理合同糾紛。因此,如何在信息披露與隱私信息保護之間取得平衡,是股權眾籌平臺亟需探索的課題。

(責任編輯:王姝睿 HF059)

相關新聞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推廣
熱點

  【和訊聲明】和訊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為商業信息,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