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P2P銀行存管的尷尬現實:構建存管生態鏈或是突破方向

2016-11-16 17:16:24 和訊名家  陳文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大蚊子。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P2P的錢一直在銀行,無非是哪個賬戶而已

  大蚊子從2013年初接觸P圈,當時並不存在P2P資金銀行存管的概念。2013年之前,P2P運營中普遍是以平臺負責人的自然人賬戶做投資人和借款人資金劃撥的通道。那時候,跟P圈的老板扯淡,很郁悶,人家都是一邊撥弄著手機,一邊跟你有一句沒一句搭著,倒不是不尊重你,而是因為他實在太忙,不斷在自己的賬戶裏把錢倒來倒去,每年估計得換上好幾次手機確保不會卡機。現在想來,好在當時的平臺屈指可數,要是換到現在幾千家的量,保不準一半以上的平臺老板見財起意,直接卷款跑路了。

  在2013年之後,以匯付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開始切入P2P存管業務。當時由於銀行對於P2P的法律身份存疑,幾乎不存在P2P銀行企業法人賬戶,資金存放在第三方支付機構在銀行的備付金賬戶。大蚊子清晰記得,當時經常會冒出家平臺跟第三方支付談好合作就立即公告天下客戶的錢已經放在銀行了,我們沒法動了。實際上,先前的錢也一直在銀行,只不過現在由平臺法人賬戶挪到第三方支付的備付金賬戶。備付金賬戶的尷尬之處在於銀行沒法監控資金流向,錢放在第三方支付賬戶下設的虛擬賬戶,只有第三方支付公司才能能夠監控這筆錢,如果平臺和第三方支付公司勾結在一起,錢很容易挪用。考慮到第三方支付市場的魚龍混雜,錢依然不安全。當時其實也有一些銀行真正介入了平臺資金存管,但大多是分支行的私單,不敢讓總行知道,偷偷摸摸在做。

  直到2015年7月份人民銀行等十部委發布《關於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之後,銀行才開始真正介入P2P存管業務領域。而在2015年12月底銀監會等三部委發布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明確了P2P機構銀行存管不容商量。當時P2P資金銀行存管一度有兩種可供選擇的模式:銀行強存管和銀行聯合存管。銀行強存管是指銀行獨自開展P2P銀行存管,不經由第三方支付機構直接與P2P平臺對接,由銀行為P2P平臺提供銀行賬戶與虛擬帳戶體系。匯付天下聯合恒豐銀行、易寶支付旗下的懶貓金服聯合中信銀行(601998,股吧)等都曾計劃在P2P存管領域大幹一番,由銀行提供平臺的實體賬戶,虛擬帳戶則由第三方支付機構提供。

  聯合存管一度在2016年上半年風雲突起,但很快夭折。網傳的銀監會征求各大銀行的《商業銀行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業務指引》一定程度上宣判了聯合存管的死刑,銀監會認可的銀行存管只是銀行強存管。此後,部分第三方支付徹底退出P2P存管市場,部分則開始致力於轉型為銀行提供存管信息傳輸、數據分析服務。

  客觀來說,第三方支付在2013年下半年P2P創業引爆時切入存管,在一定程度上增大了行業創業者卷款跑路的成本,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盡管這個成本還不夠高。銀行切入存管業務,大大加大了平臺卷款跑路的成本,但與此同時也加大了平臺的合規成本。當然平臺也可以通過轉型商業模式完全規避這些合規成本,有興趣可以讀讀鄙人月底新書《P2P向死而生:科技投行贏得大未來》,這是另外一個話題了。

  銀行強存管的尷尬,為何銀行不願意拿P2P的活期存款

  現在銀行的吸收低息存款的壓力挺大的,理論上P2P存管帶來的活期存款誰都喜歡,但為什麽一方面監管機構屢屢發話讓銀行切入P2P存管,另一方面銀行切入這一領域的積極性一直不強呢?

  P圈的規模體量現在也就不到萬億余額,相比較百萬億的銀行體量而言,始終是毛毛雨,而大量平臺法律身份不明確,政策性風險相比較開展存管帶來的潛在收益而言更為突出。按照《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暫行辦法》)的規定,P2P監管已經明確歸屬銀監會和地方金融辦,但按照《暫行辦法》對於“網絡借貸信息中介”的定義,目前實際經營的大量線上理財平臺很難被覆蓋,部分平臺甚至出於合規成本過高的原因會主動淡化P2P的身份,可以說大部分平臺可能仍將遊離在監管之外。這種法律身份的模糊意味著大量平臺仍可能與非法集資等問題糾纏,攬了這類平臺存管活的銀行可能也要經常和公安經偵人員打交道,換誰也是提心吊膽。而且一旦平臺出事,銀行也難免受到投資人的圍攻。

  先前有銀行的跟大蚊子吐槽,通過自家銀行卡充值到平臺了,平臺跑路後,投資人也來銀行門口鬧事,理由是錢是從你家卡裏劃出去的。中國的事情,很多也是說不清道不明的,尤其是涉及到百千萬號人的時候。可以想象的是如果國有四大行的某家接入了某家P2P的存管,這家平臺的官網上,可能是該行的LOGO比自己家平臺的LOGO還大;這樣,出了事後,投資人一定不會忘記該行的背書作用。在國有金融機構承擔部分社會維穩職能的現實約束下,壓力可想而知。銀行是賺了千分之幾的存管費,多拓展了點活期存款渠道,但是一旦出現問題,必然惹得一身騷。對於上市的大行而言,一年賺個幾百萬的存管費,出個負面輿情可能就造成市值幾十億甚至上百億的損失,得不償失。

  聲譽風險傳遞的不可避免意味著銀行對接入P2P平臺的資質要求必須高,目前銀行主要考察P2P平臺的股東背景與實繳註冊資本,同時會參考平臺的高管團隊背景、業務模式、技術團隊實力與風控模式等。說白了,最重要的就是股東背景要硬,平臺實力要強,具體操刀的人要靠譜。例如采取強存管模式的某股份制銀行要求與此開展存管合作的P2P平臺實繳註冊資本在5000萬以上,而另一家銀行更是一度要求實繳註冊資金1個億。除此之外,一些銀行還要求平臺在銀行賬戶存入一定金額的保證金之所以有較高門檻的設置主要是因為銀行很難對於合作的P2P平臺進行事先的風險排查以及事後的有效監督,只好通過這些硬性門檻來個信號甄別的遊戲。

  對於銀行切入存管業務還構成挑戰的是,銀行自身組織架構以及系統接入的困難。網傳的版本中,監管要求銀行設置專門負責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業務與運營的一級部門。這對於大行總部而言絕對只有三個回復:不可能。P2P存管的業務量在大行而言專門設置一個處室都不可能,更何況設置一個一級部門。對於大行而言,指定部分支行成立做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業務的部門倒是有一定可行性。然而,銀行系統跟P2P系統的接入仍是頭疼的事情。先前銀行切入這塊都是一家平臺主動找上門,派個IT團隊直接把系統接入的活給攬下來了,銀行的人等著唄,啥時候你把系統弄好,我就接入唄。然而,系統搭起來可以靠平臺,維護起來難道也要靠平臺嗎?這些7*24 全天候的響應不是銀行在這方面投入的人手和資源所能應對的,於是很多接入銀行存管的平臺接到了大量投資人就用戶體驗太差的投訴。現在的存管系統靠這些平臺自己倒騰,倒騰出來的系統能否過的了地方銀監局的檢查則是另一個沈重的話題。

  銀行強存管的發展方向及思考

  銀行強存管要真正推行下去,還是得借鑒銀行聯合存管中銀行與其他機構合作的思路,只是合作的方式需要調整。這種合作圍繞開展存管業務的前、中、後前面展開,開展存管業務前對於平臺的盡調、開展存管業務中系統搭建、開展存管業務後的系統運營和數據維護都可以委托第三方專業機構。最為理想的是,由權威的行業自律組織推動搭建吸納包括商業銀行、數據公司(包括轉型提供數據服務的第三方支付公司)、P2P領域專業第三方服務機構等在內的開放兼容的存管生態鏈。

  強存管情形下,由銀行進行平臺資質審核,並把控平臺風險,成本支出較大。P圈畢竟是江湖,銀行始終帶著朝廷正規軍的味道,正規軍看江湖俠客頗有些霧裏看花的感慨。這樣,就給一些P圈的第三方服務機構切入這一市場提供了機會。這一合作最初是從已經退出P圈江湖的余大姐那接觸到的,後來在融360邀請本人出席他們組織的閉門沙龍中,發現他們也在做。說來有趣,是上次寫看門人那篇文章結下的緣分。

  沙龍會上了解到融360在給徽商銀行做存管客戶的前期盡調服務。說是為徽商銀行服務可能也不是很準確,因為從面向平臺收費來看,可以視為給平臺提供存管推薦服務,盡管在融360看來他們是為其合作夥伴徽商銀行提供了增值服務。簡單了解了下融360的收費模式,向平臺一次性收取個萬元級別的費用(含差旅費),無論存管達成與否。這種收費模式大約還是靠譜的,畢竟在銀行存管業務上銀行是爺、平臺是孫子,向銀行收費不切實際,向平臺收費的話又絕對不能按照成功與否收費,如果按照成功與否收費,融360必然陷入嚴重的道德風險中,徽商銀行也不敢要融360推薦的客戶。對於平臺而言,無論成功與否,都得被拿筆費用,大約也是不甘心,好在錢不多,誰叫是處在如此弱勢的行業呢。

  在看門人那篇文章中,大蚊子提到了融360從2015年初一直搞P2P評級那件事兒,評級和銀行存管盡調無疑有一定的協同性。沙龍上專門問了融360,回復評級沒有任何外部贊助,短期看公開的外部評級也很難找到不會影響公正性的收費對象。融360搞的存管推薦服務終於搞了點收費覆蓋下成本,但無疑長期看,更能經受起考驗的收費模式應當是以下兩種之一:一是平臺向銀行申請,並願意承擔一筆盡調費,由銀行將這筆盡調費收到後,再撥給融360或者其他願意做這種嘗試的單位;二是構建多個相關利益主體構成的存管生態鏈,生態鏈中的一些專業機構接受平臺委托,為其持續匹配合適的存管銀行,如果沒法達到銀行存管要求,為平臺提供整改方案。這兩個收費模式都解決了盡調資金來源和盡調服務對象匹配的問題。第一種從經費來源上明確了這類前期盡調機構是為銀行服務的,但銀行各項收費需要物價部門審批,實施起來挺麻煩的,所以徽商銀行幹脆讓融360自己去跟平臺收費;第二種從經費來源上明確了這類前期盡調機構是為平臺服務的,但如果整改方案跟不上,平臺付出的費用可能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這個生態鏈的搭建由協會組織、智庫機構牽頭可能會更為合適。

  現在包括融360、網貸之家、網貸天眼、零壹財經等在內的第三方服務機構都與P2P平臺系統數據端口對接,盡管數據獲取類型仍較為局限,僅能支撐起基礎的盡調服務,還難以轉型做數據運營。至於這些機構能否做存管盡調服務,主要還是先前與各家銀行構建的合作關系網,很難鋪開做。長期看,真正能解決互金行業存管難題的還是P2P存管生態鏈的落地:由P圈第三方服務機構提供前期盡調,把關該生態鏈中互金平臺的準入門檻,多家銀行在該生態鏈內競相提供賬戶體系服務,而由數據公司搭建各個模板的賬戶體系,並在做好銀行前端數據處理服務的同時,承擔起對於系統維護工作。理論上,1家銀行可以為多家平臺提供存管服務,而1家平臺可以與1家或多家銀行發生存管業務合作,雙方的合作關系會更加平等。盡管從監管把控互金平臺資金流向便捷的角度看,大概率只會允許1家平臺接入一家銀行的存管。而這個生態鏈裏,銀行起到的核心作用是提供賬戶體系(含實體帳戶和虛擬帳戶),繁瑣的系統維護、數據處理完全可以外包,但資金流向必須始終在銀行把控下。在引入協會組織、智庫機構提供針對性的整改思路後,則有望為平臺的合規發展發揮更大作用。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大蚊子

(責任編輯:王姝睿 HF059)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P2P銀行存管的尷尬現實:構建存管生態鏈或是突破方向》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