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嗜血現金貸:年化近600% 人死方能債清

2017-03-01 07:35:39 和訊名家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一本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從2015年開始,消費金融一個重要的分支開始強勢崛起。

  現金貸正在以熊熊燎原的趨勢,席卷而來,一二線城市以線上為主,三四線城市以線下為主,幾乎侵襲中國所有角落。

  現金貸在業內,形成極為對立的觀點,一幫創業者和投資人堅決不碰現金貸,認為商業模式“原罪太重”。

  而另一幫創業者,卻趨之若鶩,紛紛轉型現金貸,生怕錯過了一波紅利。

  現金貸就如一朵雙生花,一邊是,讓一幫人瞬間暴富;一邊是,讓一些人深陷深淵……

  01

  瘋狂蔓延

  2年前,27歲的太原人黃晴,放棄了花80萬才能買來的國企鐵飯碗,跑去幹現金貸。

  這在人脈四通八達的小城,迅速傳成一個不小的新聞。家人強烈反對,周圍的人也嘲諷“她瘋了”。

  而成為一名貸款銷售員的黃晴,居然在一個月內狂掙4萬塊,並拖著她的弟弟、老公都離開國企,加入這行。

  這個家族“爆發式”年收入近百萬。

  如今,她已是行業“大姐大”,每天在家帶著孩子,打幾個電話,就能搞定數萬提成。

  儼然就是人生贏家。

  而依然在國企的同事們,辛苦坐班,只拿著3000出頭的工資。

  從2016年開始,現金貸開始在全國範圍內瘋狂燃燒。

  一二線城市,以線上貸款端為主;而在三四線城市,卻以線下貸款的方式,紮根頗深。

  三線城市太原,正在被現金貸的炙熱所改變。嗅覺靈敏的人,湧進這個暴利場,開始了別樣人生。

  去年11月,陰旭陽通過了宜人貸太原分公司的面試,成為一名初級信貸員。

  天蒙蒙亮,保潔員在前面掃地、撕小廣告,陰旭陽就在後面漫天撒名片;

  夜深人靜時,陰旭陽和小賊一般,出沒在各個小區樓道,去粘不幹膠。

  一個月,陰旭陽發出兩箱名片,多達上萬張。

    每個月,陰旭陽都會發出成箱的名片

  就憑著這種“無孔不入”的精神,陰旭陽第一個月就拿下大區“新人王”,放款100多萬,提成3萬多。

  現金貸也讓陰旭陽那樣高中沒畢業的人,過上人生贏家的生活。大批肯吃苦賺錢,但低學歷的年輕人,湧入這個行業。

  “太原每年至少有6000人,湧入現金貸行業”,某現金貸太原分公司負責人稱,他們月均收入高達6000元,遠超當地人均收入。

  “太原現金貸公司保守估計有60家,加上車貸,房貸公司,貸款公司總數得有幾百家”,負責人稱。

  現金貸在太原發展急速,就連小公司每月放款額,已從千萬發展到上億。

  而這只是現金貸在瘋狂蔓延的一個極少的縮影。據好貸網統計稱,全國信貸員總數已達100萬。

  百萬大軍,浩浩蕩蕩,這個行業,正在以正在用這種線下瘋狂展業方式,在三四線城市猛烈生長。

  02

  暴利遊戲

  而更為瘋狂的一幕,發生在線上。線上借貸,正在互聯網上呈現燎原趨勢。

  據一本財經不完全統計,線上現金貸平臺已多達上千家,但一些公司為了拓展客群,會多個產品同時展業,因此活躍的現金貸平臺,有幾百家。

  線下貸款需要信貸員和銷售員,而線上貸款,同樣開始出現“中介”。

  他們在這條產業鏈上,扮演著“形象包裝”的角色。

  陳慶龍去年和幾個人成立了一家公司,專門做“網貸中介”。

  他們遊離在各大“網貸口子”群中,去招攬客戶,“每單提成5-10%”。

  “中介的存在,靠的就是信息不對稱”,陳慶龍深諳各個借款平臺的風控規則,而他主要的工作,就是幫助貸款用戶“包裝資料”,繞過風控。

  他最常用的一招,就是幫助客戶包裝工作單位。

  陳慶龍給公司安裝了一臺座機,將所有客戶的公司電話都留成這個號碼。一個專職小妹負責接電話,遇見貸款平臺回訪的,就回答:“對對,某某就是我們公司的員工。”

  另外PS證件、包裝通訊錄等工作,也是陳慶龍的小伎倆。

  這個只有5個人的小公司,每年靠著貸款提成,可盈利數百萬。

  中介的繁榮,只是線上現金貸火熱的一個縮影。

  資深從業人員馮秉稱,這個行業的集體爆發,其實是從2016年8月之後開始。

  “網貸的監管規則出臺,很多平臺無法繞過企業借款200萬的門檻,因此,放給企業,不如放給個人,於是,大量的平臺開始轉型做現金貸”,馮秉稱。

  也有一些嗅覺敏銳者,早就盯上這塊肥肉。

  2014年,一家中型P2P平臺,就開始轉型做現金貸。

  CEO張闖,先將線下微額貸業務擴張到26家分店,而線上貸款端的團隊,也擴張到幾十人。

  從一百萬資金起家,目前公司總資產已有十幾個億。張闖說:“帶著公司進了現金貸行業後,公司立即起死回生,每年純利潤2千萬。”

  “我們就是零風控,行業都是如此幹的,”張闖公司的借款頁面,只需要自己手動輸入“芝麻信用分、花唄額度、借唄額度、信用卡最高額度、借貸寶已借額度”,就可以借款。

  整個流程,也不需要第三方授權和驗證。

  張闖稱,這個行業中,低於50%的放款率,那都算低的——而相比銀行,一般通過率10%都不到。

  “我們不關心風控,只要壞賬率低於50%,我們就可以盈利”,張闖稱,行業普遍的壞賬率在20%以上,但依然暴利,“一家知名的大型平臺,最開始的壞賬率接近50%,居然每個月還可以掙3千萬”。

  如此的暴利,讓所有的人殺紅了眼。

  不論是創業者還是投資人,都開始頓悟,現金貸是一個“很難不掙錢”的生意。

  2015年開始,不斷有現金貸傳出融資消息:我來貸融資10億,量化派5億,用錢寶1.56億,快貸8000萬,閃銀奇異2000萬……

  2月22日,深市上市公司二三四五(002195,股吧)發布2016業績快報稱,凈利潤為 1.1億元。

  而其核心盈利的產品,來自“2345 貸款王”,去年12月發放貸款金額 14億元。

  這就是行業現狀,小平臺月放款金額上億,大平臺月放款十幾億,急速吸金,呈現燎原之勢。

  03

  暴利的秘密

  在產業鏈前端,似乎所有的人,都在這場金錢遊戲中,賺得盆滿缽滿。

  金融就是一場零和遊戲,有人贏,則有人輸。暴利吸取的,其實是借款人的“高息”血液。

  “這個行業正在以畸形的方式發展”,馮秉稱,最可怕的,就是高破天際的利息。

  現金貸中還有一個重要分支:行業內將金額小,還款周期在一周到一個月的貸款,稱為小額現金貸。

  而小額現金貸的利率,深藏不露,極具迷惑性。

  “借1000元,一周後還1100,感覺只多了100元”,馮秉稱,因為金額不多,加上很多平臺宣傳的,是“日息”、“月息”,用戶感知不敏感。

  在美國,政府強制要求所有小額現金貸必須以“年化率”展示。按照我國法律,對貸款換算公式也是“年化率”。

  一旦按照正規的方式計算,利息就變得驚人了。

  我國法律規定,年利率超過36%為高利貸,超過部分,不受到“法律保護”。

  一本財經整理了市面78家比較知名的現金貸平臺,平均利率158%,其中最高的“發薪貸”年化利率可達598%。

  為了掩蓋住如此高額的利息,大多平臺都收取“管理費”。“這些都是為了掩人耳目,實際上就是利息”,馮秉稱。

  這些平臺中,有新成立的,如現金巴士、秒白條、魔法現金,也有一些從P2P和校園貸轉型而來。

  前端時間高調宣布退出校園貸的趣店集團,目前精力放在現金貸產品“來分期”上。其利率也頗為驚人,高達102%,算是大的平臺中,利息偏高的。

  除了高利息,另一個巨大的陷阱是高逾期罰金。

  趣店集團曾曝出“天價滯納金”,每天的滯納金是未還金額的1%,只需要100天,罰金就滾動到和本金一樣多。

  而魔法現金客服稱,每日逾期罰款為74元,假設借款金額為1000元,只需要14天,利息就滾動到和本金一樣多。

  誰會為了提前一周拿到1000元錢,而支付如此高額的利息?

  “大多都是黃賭毒”,馮秉稱。因此,這個行業中,用戶的高危和底層,也備受詬病。

  這些人,大多會逾期,賴賬,甚至,騙貸。

  而誰來為他們買單?

  比他們更為優質的用戶,用高額的利息,為這群老賴買單。

  這個暴利遊戲中,吃虧永遠是“老實人”。

  靠著高額利息和天價逾期費,行業到了即便“壞賬率不超過50%,就能盈利”的地步。

  而另一邊,借款人卻在高額的利息下,被拖入黑洞深淵……

  04

  人死債清

  去年年底,玖富叮當貸被媒體曝出“借5萬需還17萬”。而這樣利滾利的新聞,在業內實在不算罕見。

  張闖見過最狠的一個案例,是借款一萬,輸進去一套房。

  一個剛畢業的小夥,向現金貸平臺借了一萬塊,一年下來,連本帶息加滯納金,變成了4萬元。

  催收員給年輕人出了個主意,讓他去一個新的平臺借款,先還自己平臺的錢。

  結果,連本帶息,滾成了8萬。

  第二波催收人再次故技重施,讓欠款滾成了20萬。

  滾到第四次的時候,年輕人已欠款40萬。

  “小夥子快崩潰了,催收的人絲毫不妥協,直接找到了小夥父母”,張闖說,老兩口沒有辦法,將家裏唯一的一套房賤賣,還清了債務。

  不知從何時開始,催收能力成為了各個平臺的“核心競爭力”,幫助借款人“借新還舊”,是他們常用的手段。

  但這個利滾利的遊戲,終有崩盤的一天。當新平臺的錢,再也覆蓋不了利息,就是遊戲終結之時。

  “我們這行也有規矩,人死債清,欠再多錢,人一旦死了,就不會再騷擾他家人,”從業10多年,張闖的平臺上,已經歷了兩個自殺的借款人。

  “其中一個是小企業老板,債上借債,利滾利,最後到了300萬,還不上了,他就帶著媳婦在賓館上吊自殺”,張闖說,這個小老板還有一個老母親,人死後他們再試探性上門問了問:“還能還錢不?”老母親就瘋了一樣。

  張闖再也沒有上門。

  這個金錢場,最冰冷的底線,居然是死亡。

  對於90後的陰旭陽來說,這樣的人,他絲毫不同情,“都是從社會最底層往上爬,我也不在乎這個行業所謂的負罪感。”

  已經是“大姐大”的黃晴,看多了“人間慘劇”,卻受不了行業“原罪”,打算過兩年轉行,去做心理咨詢師。

  如此高的利息和罰金,各個平臺卻活得風生水起。

  說白了,這個行業就是傳統小貸、高利貸生意,全面互聯網化,並開始線上線下同步蔓延。

  “雖然國家規定36%以上不受法律保護,但也沒說超了就是違法犯罪呀?”一位現金貸企業高管,對所謂的“高利貸”的指責,表現得輕描淡寫。

  在國際上,關於小額現金貸是否應該存在,經歷了激烈地討論。在美國,現金貸在十四個州以及哥倫比亞特區是非法的。

  谷歌在今年7月也提出,拒絕“發薪日貸款產品”出現在谷歌搜索引擎中,稱這一產業是具有“欺騙性的”和“有害的”,與谷歌價值觀不符。

  監管部門似乎有所察覺,但管理方式,卻是“瓜分油水,雨露均沾”。

  “這是一個看天吃飯的市場,吹的是政策風,只要上面不喊停,我們就可以繼續賺錢”,張闖稱。

  遇上監管“嚴打”,只需乖乖“上供”。

  “突然就查,我們也不能跑,執法人員上門,罰多少錢,就乖乖交了,”2016年,張闖公司被罰了50萬,此後安然無恙。

  而大部分從業人員,認為短期內,監管依然會是“真空狀態”。

  “我們是政府普惠金融的試驗場”,某從業者稱。

  “現金貸確實能解決一些用戶的燃眉之急”,馮秉稱,在國際上,從現金貸誕生開始,對於它的爭議,就從未間斷,“只是,我國的現金貸,發展有點畸形了”。

  多位業內人士稱,要解決這些問題,無非做到兩點:

  利率打下來,監管挺上去。如此,行業才能從嗜血的陰影中重生。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一本財經

(責任編輯:張洋 HN080)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嗜血現金貸:年化近600% 人死方能債清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