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階層收割的鬥獸場:流水的錢寶,鐵打的韭菜

2018-01-04 14:15:29 未央網 

  從來沒想到,當了多年記者,我第一次遭遇威脅、人肉和辱罵,是在錢寶投資人群裏。

  看到那幾位還在表忠心誓死效忠小雷的“寶粉”(錢寶投資人),我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小雷都自首了。。。。”。

  結果,十幾位寶粉群起而攻,讓我趕緊“滾開”,他們認為雷哥是被“政府黑暗勢力”整了。微信名為“何老師”的寶粉,信誓旦旦的指控我是警察臥底,要和政府一塊汙蔑抹黑“雷哥”,“政府給你提成”。另一位“穩穩的幸福”說,他要發動身邊的寶粉集體人肉我。

在集體辱罵、人肉威脅之下,我灰溜溜退了群。

  在集體辱罵、人肉威脅之下,我灰溜溜退了群。

  在三個寶粉群潛伏三天後—我得出了一個簡單粗暴的結論:錢寶、大大、中晉、泛亞、e租寶,一個個流水的詐騙平臺,如同打地鼠遊戲裏的倉鼠,此起彼伏,但鐵打的是叫不醒的寶粉和韭菜。

  All-in賭徒,斯德歌爾摩癥和和蜂群行為

  套得越深的寶粉,越癡迷,阻止報警、表忠雷哥的寶粉,幾乎都All-in了全部身家,還借遍親朋好友,抵車押房從銀行、網貸平臺擼錢。

  一位到處轉貼阻止群友報案的某媽媽,剛生完二胎,背著老公把存款全部取出來,連兒子滿月宴請收的禮錢,都放了錢寶,“支持雷哥,我連奶粉錢都放進去了,不反水不報案,保佑雷哥早點放出來,保護雷哥,就是保護我們自己。”

  一旦有群友表示報案,就會遭遇這個寶媽的猛烈攻擊,身陷其中,她避免夫妻反目,家破人亡的唯一活路,就是繼續相信錢寶,“雷哥以前就進去過(註:2002年因為詐騙入刑),不是出來後還做了錢寶?我承諾,雷哥出來我也不擠兌,和雷哥一起度過難關!”

  原本應該勢若水火傻子和騙子,竟然成為了精神同謀。主動和騙子捆綁,成為斯德歌爾摩重癥患者,是很多韭菜的典型特征。

  我有位同學的姑姑,投資了某理財產品,創始人被抓後,姑姑化身老革命,帶領一幫投資者,走上了漫長的上訪之路,“我大姑說那騙子很有錢,但是很樸實很節儉,車都沒買,帶著大夥賺錢發財,結果錢都被公安局和法院沒收了,貪汙了。”

也有心存僥幸的寶粉。一位廣東寶粉,開了個小加工廠,但這兩年實體經濟不振,生意不好做。他2015年註冊了錢寶,最初對高息心懷疑慮,觀望半年,年化40-60%的高息,勾得他受不住手,投入90萬的積蓄,還從三個銀行累計借貸了80萬,累計投入170萬,All in第一年,就遭遇了暴雷,“以前身家90萬,現在負資產80萬。”
  也有心存僥幸的寶粉。一位廣東寶粉,開了個小加工廠,但這兩年實體經濟不振,生意不好做。他2015年註冊了錢寶,最初對高息心懷疑慮,觀望半年,年化40-60%的高息,勾得他受不住手,投入90萬的積蓄,還從三個銀行累計借貸了80萬,累計投入170萬,All in第一年,就遭遇了暴雷,“以前身家90萬,現在負資產80萬。”

  這位寶粉還算理性,All in是僥幸的認為自己不會成為最後一輪接盤者,只是,刀口舔血的他,失算了。。。。

  而寶粉的第三個特點,就是如同蜂群一般的高度社群化,在獲利之後,拉攏同事、親朋、好友、同學、老鄉一塊投資。

  有位江蘇寶粉,整個家族投入了288萬,自家80萬,還有姐姐家的、父母家的,“現在都不敢接家裏人電話了,就怕錢寶上新聞聯播,老爺子老太太看到受不了。”

  錢寶網500億流水,e租寶充值額570億,泛亞430億元—規模如此龐大,就是基於移動互聯網,先籠絡了一批熟練使用智能手機的底層青年,然後再通過口碑營銷,基於熟人社會的高粘性、高信賴度的社交關系,拉攏了大批非互聯網用戶。

  在qq群裏,護雷派和罵雷派展開了激烈罵戰。護雷派忙著復制轉發各種雷總明天出來、雷總正在錄視頻,雷總被警察陷害,號召堅決不報案的小帖子,雙方互相詛咒對方“早點天臺見”。而投得多的,總會酸溜溜看著那些投得少的,“你沒投多少,有啥資格說三道四的?”

  那些癡迷的寶粉們,仇恨騙局的終結者警察,驅趕叫醒他們的道出真相者,他們把所有的希望寄托於“雷哥”,救贖雷哥,就是救贖“下半生的希望”—而那些看似在反省的寶粉麽,竟把翻本的希望寄托於下一個錢寶和下一代接盤者。

  上述外債高達80萬的廣州寶粉,在反思自己受騙後,正在尋找其他類錢寶平臺,“40%的利息太高了,準備找個年化20-30個點的,翻本還債”。

  而另一位蛙寶(同在江蘇,類錢寶模式)投資者,對著錢寶用戶罵了句“sb”,得瑟地說:“我們蛙寶年化收益70%,現在還好好的。”

  最後,原本處於受害者地位的韭菜,也成了加害者。

  身家盡失的寶粉,如同血本無歸的賭徒,他們陷入絕望、恐懼和憤怒的地獄之火中,拒絕承擔責任是唯一的生路。All in 全部身家、然後四處舉債投資的寶粉們,他們已經開始研究,到底哪些網貸平臺不上征信,“不上的都不還了”,同樣也沒能力還上親友四鄰的借款—本質上,張小雷和這些瘋狂的寶粉們,都是一樣的賭徒。

  一次All-in,終生韭菜。從一個坑跳到另一個坑,剛出虎穴,又進狼窩,終生難以擺脫韭菜的宿命,不在這裏割肉,就在那裏流血,與其說,讓他們瘋狂的是錢寶的高息,不如說,讓他們瘋狂的是人心和欲望。

  韭菜宿命、知識鴻溝和失控監管

  那些在張小雷自首後,依然為寶粉搖旗吶喊的,幾乎是整個信息差鄙視鏈條上最末端最弱勢的群體:

  他們是丈夫在外打工、想靠投資獲得家庭地位和經濟大權的家庭主婦;

  是家在城郊,依靠拆遷分了幾十萬,但事業無著,又想一夜暴富的城郊失業青年;

  是辛苦一輩子攢了十來萬、徹底被移動互聯網時代拋棄的退休工人;

  是在流水線上幹了二十年,攢錢開了制衣廠,但遭遇實體經濟下滑的小老板;

  是在工地、工廠加班、苦熬一年,還可能遭遇酬勞欠發、老板跑路的農民工;

  是在城市裏擺小攤經常擔心城管驅逐的個體戶。。。。。

  All in的韭菜們看到利益,但真正的理性,是洞穿利益看到背後的風險。但多數寶粉們所有的理財經驗,可能就是銀行存款。

  他們的思維還停留在農業社會和工業社會,簡單的加減乘除幾乎是全部的理性。

  他們過往的日子暗淡無光,未來的時光也難見起色,他們在社會話語體系裏處於邊緣地位,蝙蝠一般沈默、隱形,毫無聲響,像錘子、剪刀一般,是工具一般的存在,忙忙碌碌,碌碌無為—而錢寶和張小雷,是絕望生活唯一的救贖,當張小雷承諾要做“貧窮的解放者,苦難的終結者,正義的守望者,信仰的殉道者”,這滾燙的“召喚”他們無力招架無法拒絕,如同蜂群一般,跳著忠字舞,拜服於這唯一可見的光亮之下。

我老家河南有位大嬸,在北京炸油條,半輩子精明能幹,看到電視臺報道了e租寶,徹底放了心。她除了All in 全部身家,還以8%的年化利息,從近百位親友、村民籌錢千萬,全部投入e租寶,夢想著一年賺上上百萬利差,再也不用賣油條。

  我老家河南有位大嬸,在北京炸油條,半輩子精明能幹,看到電視臺報道了e租寶,徹底放了心。她除了All in 全部身家,還以8%的年化利息,從近百位親友、村民籌錢千萬,全部投入e租寶,夢想著一年賺上上百萬利差,再也不用賣油條。

  2015年底e租寶暴雷,這位大嬸還不起借款,氣急中風,丈夫和兩個兒女全家出外打工避難,已經兩年多不見人影。

  過去,時間和空間在階層之間築起了一層防火墻,但移動互聯網填平了時空的鴻溝,也打開了時代鬥獸場的大門,弱勢階層甚至都沒有坐上牌桌、摸牌對賭、貼身肉搏的機會,就被錢寶張小雷、e租寶丁寧、泛亞單九良,通過知識鴻溝欺騙、收服、馴化,哪怕張小雷多年前就因為詐騙入獄,哪怕大大集團創始人馬申科曾因艷照門被刑拘半月。。。。。

  階層、知識、信息、智商、金錢、資源、權力等如同一把利刃,把13億人切分成一個個界限清晰的階差數列,上序階層轉頭伸刀,一場場殘忍、血腥、精準的收割前仆後繼,鬥獸場變成了屠宰場:

  智障群體被山西黑磚窯收割;

  底層被錢寶、傳銷收割;

  大學生被校園貸收割;

  80後被高房價收割;

  小散被徐翔、被機構、被遊資、被量化交易收割;

  中產則被樂視、被剛剛退市的中科招商收割:

  炒幣者被ICO收割。。。。。。

收割的路徑,幾乎都是自上而下。打過德撲的人都知道,All-in 主要適用一種場景,就是你比對手聰明比對手實力強,All-in就可以無風險贏得對方的籌碼—而相對弱勢階層,All-in全部籌碼,向上序階層收割的天真和瘋狂,只會成就收割者的財富自由。

  收割的路徑,幾乎都是自上而下。打過德撲的人都知道,All-in 主要適用一種場景,就是你比對手聰明比對手實力強,All-in就可以無風險贏得對方的籌碼—而相對弱勢階層,All-in全部籌碼,向上序階層收割的天真和瘋狂,只會成就收割者的財富自由。

  越往上,收割所需調配的資源、所需的能力就越高。小騙騙於路,中騙騙於室,大騙騙於宮。

  賈躍亭構建創業板明星樂視系,傳聞中借助某位已經深陷囹圄的高官,才得以機會上市圈錢,才有機會構建了這一場生態化反的空中樓閣;新三板第一股股中科招商,股價從18元一路跌至6毛,以至退市,多數中產投資人表示,他們高價入股,就是看到著名基金一哥王亞偉也在為中科招商站臺。

  越往上,收割者越精明,玩的遊戲越高級,留下的退出路徑越安全,遭遇的法律風險就越小。

  前詐騙犯張小雷向下收割,贏了6年,但可惜,他玩的並不高級,入刑是唯一的終局。當單祥雙逍遙自在的同時,All-in 的張小雷,下半生只能在監獄度過了。

  曾高達1300億市值的中科招商,如同一場絞肉機,血洗投資人,甚至連著名的牛散薛健都砸進8100萬,最終折損七八成。而中科招商操盤者單祥雙一邊大肆減持,一邊勾繪藍圖繼續忽悠投資人—但這場收割被冠以理直氣壯的“風險自擔”的名義,賺得流油的單某,可能無需承擔任何法律責任,這場殘酷的收割也許掀不起任何波瀾。

  在整個金字塔的底部和腰部,自下而上,這是無人可逃的巨大鬥獸場—我們能做的,或許只有帶好盔甲,隨時自衛,提防鬥獸場變為屠宰場,甚至,拿好武器,強大自我,準備戰鬥。

(責任編輯:陶海玲 HF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階層收割的鬥獸場:流水的錢寶,鐵打的韭菜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