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現金貸一大轉型出口:員工貸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的模式?

2018-03-12 19:37:16 和訊名家 
文 | 米格
文 | 米格

  現金貸被監管之後,行業立馬出現了兩派。

  一派是“漏洞派”,開始尋找各種繞過監管的方式,並通過“撞線”去試探監管底線;

  另外一派是“創新派”,他們在尋找新的商業模式和途徑,能符合監管,同時可以長足發展。

  2018年,兩股力量的交錯,成為現金貸行業的主旋律。

  而最近漸漸火熱的“員工貸”,就是一次嘗試——這其中,有真正的創新,也有渾水摸魚。

  那麽,這個號稱風控簡單、背靠場景的貸款模式,會成為主流嗎?

  01 巨頭試水

  近日,有媒體爆出,滴滴成立金融事業部,並試水“司機貸”。

  實際上,在春節期間,滴滴已開始布局行動。

  知情人士透露,“接下來,滴滴不再對涉水金融業務遮遮掩掩,2018年會重點推進。”

  “司機貸”是滴滴金融布局的第一款試水產品。

  主要模式,就是給滴滴旗下的司機發放貸款。

  而目前,滴滴的司機數量,已多達2100萬人,人數基數極大。據媒體報道,目前滴滴月放款額度高達1億,至少已放款7億元。

實際上,開展類似滴滴這種“員工貸”的大公司,不在少數。
實際上,開展類似滴滴這種“員工貸”的大公司,不在少數。

  早在2016年年末,富士康就與我來貸合作推出了“員工貸”,針對的是富士康旗下員工。

  “富士康的基層員工雖然薪資不高,但是卻擁有很強的消費能力,並且年輕的員工,也可以接受提前消費的觀念。”業內人士陳曉表示。

  類似滴滴和富士康這樣的大公司,員工眾多,貸款需求旺盛,天然有做“員工貸”的優勢和土壤。

  而他們選取的方式,除了自建金融之外,也會和一些金融公司合作。

  此外,還有不少金融公司號稱推出了“員工貸”。

  比如拉卡拉、久金所等。

  實際上,員工貸由來已久,並非現在才有的創新金融產品。

  在早期,大部分是企業用於給員工的福利,解決員工一些暫時的資金困難。

  比如,阿裏和騰訊,3年以上的員工可以申請無息貸款,有媒體曾報道金額高到10萬-50萬。

  這個就是純福利。

  但還有一些公司,是將其視為金融業務。

  比如滴滴成立滴滴金融,給司機放款,是為了激活金融板塊,除了福利,也有盈利的目的。

  02 “跑不了”貸款

  最近,員工貸的集中火熱,背後是有多個因素在起作用。

  監管後,所有的現金貸要求必須有“場景”,員工貸某種意義上說,也算有場景。

比如,司機貸,可規定申請貸款是為了買車輛保險、車輛維修等用途。
  比如,司機貸,可規定申請貸款是為了買車輛保險、車輛維修等用途。

  “還有,金融公司去給一家企業的員工提供貸款,這個模式應該算2B,而不是直接2C,這樣也可以繞過監管。”業內人士稱,員工貸這個模式,暫時沒有監管風險。

  因此,才有不少人認為,“員工貸”可能是現金貸轉型的一大出口。

  除了符合監管外,員工貸這個模式的風控,相對要容易很多。

  貸款的風控,無非就是考核對方兩項指標:還款能力和還款意願。

  首先,員工的薪資出自企業,“沒有任何一家公司比它更能掌握貸款者的流水和信用狀況了。”陳曉表示。

  還款能力,一目了然;而還款意願,也很可控。

  員工如果還想繼續在公司待下去,肯定不敢賴賬;如果實在不還,還可以直接從他的工資中扣除貸款。

  據某金融公司的業務負責人薛鋒稱,他們與某企業合作的“員工貸”,壞賬率幾乎為零。

  而另一方面,用戶基數也是“員工貸”的一大優勢。

  陳曉表示:“別的互聯網金融創業公司,還在苦哈哈找用戶的時候,‘員工貸’背後就現成的員工基數。”

  而這個模式的可行性,早就得到過驗證。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時候,有一家金融公司,卻活得特別好。

  他們的業務,主要是給香港的菲傭放貸。

  在香港,菲傭是很龐大的一個群體。

  據香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介紹,截止2017年11月,香港家庭聘用超過36萬外傭。

  為了管理這個群體,香港制定了詳細的法律法規,規範行業。

  菲傭來到香港打工,是需要先到中介公司做職業培訓後,才能上崗的。

  為了管理她們,中介公司會要求菲傭上交護照。

  接著,菲傭被安排到各個家庭打工,中介公司還要在其中規範菲傭的行為,並且,工資都不是雇主給他們發放,而是通過中介公司發。

  值得註意的是,中介手裏掌握了護照和工資兩個重要的籌碼。

  而菲傭這個群體,一般家庭很窮,經常有急需用錢的需求。於是,中介公司開始於金融公司合作,給菲傭發放貸款。

  這個模式發展得極好,即便是金融危機,幾乎都沒受到影響。

  “實際上,在法律保護下,這個商業模式一直保持著高收入、高利息、低不良,收入穩定的狀態。”渣打銀行前CRO牛佳耕對這個模式頗為贊賞。

  “形成閉環,同時風險可控,一個好的商業模式,就是應該如此自洽的。”牛佳耕稱。

  風險可控、符合監管、無獲客成本,如此看來,員工貸確實是一個非常好的模式和轉型方向。

  但在落地之中,卻又遭遇困難重重。

  03 道阻且長

  盡管嘗試者眾多,但並非所有人都是誠心一試。

2015年年末,網上就出現了拉卡拉“員工貸”的身影。
  2015年年末,網上就出現了拉卡拉“員工貸”的身影。

  公開資料顯示,拉卡拉的“員工貸”針對於優質白名單企業,僅面向拉卡拉合作企業的正式員工,無需抵押的線上貸款業務。

  “你們是只針對白名單企業放款嗎?我怎麽知道我的公司在不在白名單?”一本財經詢問拉卡拉的業務人員。

  “只要是國企、上市企業等優質企業的員工,社保公積金6個月以上,就可以申請員工貸。”拉卡拉貸款業務人員周越稱,門檻其實沒那麽高。

  周越稱:“之前最高能貸出30萬,但隨著政策的變化,目前額度不會和之前那麽高了。”

  “其實,很多金融公司,說是員工貸,實際上和現金貸毫無區別。”陳曉稱,一切都只不過是繞過監管的套路。

  而認真在嘗試員工貸的公司,目前也是困難重重。

  “合作放貸的金融機構,在規模、資金上都處在尷尬境內。”知情人士薛鋒表示。

  盡管看起來風控可控,但中間放了一個強大的核心企業,想分得太多羹,不太可能。

  這就是供應商的悲哀。

  核心企業的話語權太強,供應商只能依附其上。

  “很多企業是作為員工福利,給他們放貸的,所有利率要求非常低,年化率還不到10%。”薛峰稱。

  而這種情況下,金融公司還想盈利,就得把資金成本壓到極低。

  “隨著監管趨嚴,現在拿到低成本的錢,越來越難。”薛鋒說。

  除了利率薄之外,這個模式想規模化復制,難度也比較高。

  首先,你得找到人數眾多的大企業合作。

  “與小公司合作,萬一公司與員工聯合騙貸,風險就極高。”一位業內人士表示。

  另外,每家公司、所處的行業都不一樣,可能在風控上也有所差異。

  “對於我們而言,每家公司都要重新去做風控模型,其實操作成本很高。”薛鋒表示。

  讓人不得不擔憂的是,員工貸可能會成為一項“小而美”的生意,很難規模化復制。

  盡管如此,行業內大部分從業者依然認為,這個模式值得去深耕。

  “各個公司的風控不同,但同行業的風控,卻極為相似。”一家金融科技公司也正在開發現金貸產品,其負責人稱,他們涉及產品的邏輯,不是針對公司,而是針對行業。

  比如,司機貸,除了和滴滴合作,還有其他的網約車平臺,甚至出租車公司等等,都可以合作。

  這個2B再2C的商業模式,盡管盈利難,規模化難,但也有不小的想象空間。

  2018年,整個消費金融行業在監管的重壓下,將是艱難的一年。

  因此,任何有價值的創新,都值得去嘗試和深耕。

  (應受訪者的要求,文中部分人名為化名)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一本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趙然 HZ00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現金貸一大轉型出口:員工貸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的模式?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