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起底電信詐騙黑市:現金貸平臺內鬼賣數據,上萬用戶被騙數千萬

2018-06-14 19:38:57 和訊名家 
文 | 零和 米格
文 | 零和 米格

  知情人士透露,一年前,好貸網的用戶數據外泄,並流入電信詐騙分子手中。

  “疑似因為好貸網的一位副總裁,將數據賣了出去。他以為對方是電話營銷公司,沒想到是詐騙公司。”知情人士透露,此後,這位副總裁被警方帶走。

  好貸網的相關負責人表示,事件尚在調查中,並未判決。

  而這樣的事,在互聯網金融圈,絕非孤例。

  圍繞貸款用戶,一條誘惑、欺詐、盤剝的產業鏈,正在形成。保守估計,被騙者已上萬,數千萬資金被卷走。

  誰該為這些詐騙事件買單?

  01

  高明詐騙

  在申請了一家現金貸平臺的貸款後,第二天,陳思齊接到了一個電話。

  “是陳思齊先生嗎?你是不是在××平臺上借款了?”電話那頭是一個很溫柔的女聲。

  對方自稱是該現金貸平臺的客服,打電話過來審核一些基本信息。

  這在網貸界比較常見:電核,是風控非常重要的一環。

  況且,對方很快報出了陳思齊的身份證號、註冊填寫的銀行卡號。陳思齊完全放松了戒備。

  “我們打電話過來,主要是要確認您的銀行卡中,有兩個月以上的還款金額。”對方稱。

  陳思琪說銀行卡裏有1900元。

  “現在需要您再提供一個驗證碼,我們核驗一下是否屬實。”

  果然,陳思齊很快收到了一個驗證碼。

他把驗證碼提供給對方,隨後卻發現,銀行卡上的1900元,不翼而飛。
  他把驗證碼提供給對方,隨後卻發現,銀行卡上的1900元,不翼而飛。

  他去詢問現金貸平臺官方客服,對方告訴他,從來沒給他打過電話。

  原來,這是一個騙局。

  但問題來了:電話詐騙分子,如何得到了陳思齊所有的信息?他們又是怎麽知道陳思齊在現金貸平臺上申請過貸款?

  追蹤這條線索數月之後,一本財經發現,騙局的背後,是一個龐大而黑暗的江湖。

  而利益在其中,盤根錯節……

  02

  數據來源

  詐騙分子的數據,到底是怎麽來的?

  “其實,我們的數據,大多是現金貸平臺自己賣給我們的。”一位從事過電話詐騙的資深從業者郭葉東稱。

  在去年監管收緊後,很多不正規的小現金貸公司,業務難以為繼,就開始幹起銷售數據的生意。

  “現金貸生意虧了很多錢,只能買賣數據,挽回一些損失。”一家月放款規模不過幾千萬的小平臺,在多個貸款群和黑產群中,公開叫賣。

  “所有數據打包,幾毛到一塊一條不等。”郭葉東稱,他就曾經從一些小現金貸平臺手中,收購過幾十萬條數據。

  這些數據的維度極細,包括姓名、電話、身份證、銀行卡,甚至還包括一些細致的風控維度,如學歷、社保信息、工作單位、家人電話……

  除此之外,一些貸款超市也在出售用戶數據。

  “貸款超市本身就是給現金貸平臺導客戶的,它們會將這些數據賣給一些現金貸平臺,讓後者自己想辦法去導客戶。”某貸款超市的創始人盧娜稱。

  但是,它們卻很難分辨數據購買方的身份。

  “警方正在調查好貸網事件,好貸網的副總裁被指將數據賣給了電信詐騙公司。”知情人士透露。

  “這是完全有可能的。現在的電話詐騙公司都比較精明,會偽裝成電話營銷公司去收購數據。”盧娜稱。

  郭葉東稱,除了接受現金貸和貸款超市的主動銷售,他們還喜歡和“內鬼”合作。

  “這樣的數據更便宜,一般幾分錢就能買到一條。”

  而一些大平臺流出的數據,多是被黑客“拖庫”,然後直接在黑市上公開銷售。

流到黑市中的某知名平臺用戶數據
流到黑市中的某知名平臺用戶數據

  從源頭流出的數據,必然是維度最多、質量最高的。

  而數據的產業鏈太長,在其流動的過程中,可鉆的漏洞到處都有。

  比如,外包的短信平臺和催收平臺。它們都存在數據外泄的風險。

  目前,正規的此類平臺,都會進行數據的脫敏和加密。

  但很多現金貸公司為了降低成本,還是會去找一些不正規的小平臺。

  “很多不正規的短信平臺會層層轉包,尋找通道,這些環節都會導致數據外泄。”某現金貸平臺創始人平城稱。

  平城的平臺,也曾經遭遇過用戶被詐騙的情況。

  “一周接到了幾百次投訴,我們猜測,就是短信供應商把用戶數據泄露了。”平城緊急關閉了3家短信供應商的接口,此後再沒有新增投訴。

  實際上,大多數現金貸平臺的數據安全防範意識不強。

  “很多現金貸平臺給供應商的數據接口開得太松,我們直接能看到用戶的姓名、電話和銀行卡號。”一位短信平臺的市場總監稱。

  而數據的肆意流動,早就成為行業的普遍現象。

  如果註冊了一個貸款平臺,接下來,你的手機將不得安寧。

  “一天七八個電話,問我要不要貸款,手機上頻繁收到各個平臺的貸款短信,說已經給我授信幾千幾萬,點開就可領取。”陳思齊稱。

  流入市場的數據,到底有多少?

  “至少有上千萬條。”郭葉東看到,黑市和貸款群裏賣的數據數量驚人,有知名大平臺的,也有小公司的。

  數據鏈條太長,所有經手者,都可能成為數據外泄的人。

  而其中的利益誘惑,實在太大……

  03

  詐騙方式

  這些數據流到詐騙公司手裏之後,一出精心策劃的大戲,才剛剛開場。

  “這類詐騙之所以得手,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貸款公司一般會電核,經常貸款的用戶會覺得這很正常,戒備程度較低。”郭葉東稱。

  如果還能提供用戶註冊時綁定的身份證號和銀行卡號,用戶就幾乎會全信了。

  如果有些用戶戒備程度較高,他會讓他們再加一個QQ號,稱是官方客服。

詐騙公司註冊的客戶QQ
詐騙公司註冊的客戶QQ

  在QQ上,“客服”再對用戶軟磨硬泡,提供更多維度的數據,比如學歷、家人電話,反復增加用戶信任感。

  其核心目的,就是讓用戶提供驗證碼。

  “很多快捷支付的通道在開通之後,可以直接扣走銀行卡的錢。”郭葉東稱。

  而這個新騙局的成功率極高。

  郭葉東公司有20個人,15個用電話,4個用QQ,1個負責支付通道對接,一個月可以搞下來幾十萬到上百萬。

  “一個人一般可騙到1000到3000不等,打10個電話,就有1個相信的。”郭葉東稱。

  前端時間電話詐騙公司被嚴打,很多從業者轉行,但最近,這一現象又開始死灰復燃。

  針對現金貸和貸款用戶的詐騙,正在成為他們專註的新模式。

  “現在起碼有上百個團夥,專門針對貸款用戶詐騙,哪怕一個團夥騙走10萬,也有上千萬的錢。”郭葉東保守估計,起碼有上萬人受騙,數千萬被卷走。

  而被騙之後,用戶很難追回損失。

  發現被騙之後,陳思齊到處發帖,在網絡上找到了大量有同樣遭遇的人。

  他們集結成群,試圖去討個說法,卻發現投訴無門。

  他們嘗試過報警,結果發現連立案都很困難。

  “要麽是金額太少,低於2000元,達不到刑事立案標準;要麽就說現金貸公司和詐騙公司都不是當地的,根據屬地管理原則,不在管轄範圍。”陳思齊稱。

  就算立案,唯一的線索就是一個電話或QQ號碼,追查起來,困難重重。

  他們也嘗試去現金貸平臺投訴,對方卻稱自己也是受害者,“他們是冒充我們的客服啊”。

  但幾乎所有的被騙用戶都認為,現金貸平臺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我們在一個平臺上借錢,結果對方冒充平臺方來騙錢,肯定是平臺泄露了數據。”陳思齊稱。

  “最好的解決方式,是現金貸平臺先賠償用戶,然後成為直接受害者,對詐騙分子有追訴的權利,這樣可以集中報案。”他表示。

  被用於詐騙之後,數據就沒有價值了嗎?

  其實,一切還只是開始。

  詐騙公司把“壓榨”之後的數據,稱為“渣子”。

  這些“渣子”,會被他們再次拿出去銷售。

  而售價依然可以達到幾毛到一塊一條。

  也就是說,數據用完之後,他們能再以買進來時的價格賣出去。

  平進平出。

  “賣給借條,或者其他電話營銷公司,讓它們再去榨取一遍價值。”郭葉東稱。

  所謂的借條平臺,就是一些地下的“超利貸”。

  它們通常會藏身在一個隱蔽的地下室,幾個人躲在裏面打電話,讓別人打借條借貸。

  借700,一周後還款1000,年利率高達1800%。

  而電話營銷公司,則是幫其他的現金貸平臺獲客,將這些用戶拉到自己的平臺上借款。

  圍繞肆意流動的數據,一條全新的產業鏈正在形成。

  先是詐騙分子下套,再是超利貸借條洗劫,最後還有電話營銷公司盤剝。

  用戶的數據價值,正在被各方蠶食與壓榨。

  誰來保護我們的數據?誰來守護我們的隱私?誰又來為損失買單?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一本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張洋 HN08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起底電信詐騙黑市:現金貸平臺內鬼賣數據,上萬用戶被騙數千萬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