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P2P“大崩盤”

2018-07-12 16:16:08 華爾街見聞 

  6月至今,超過一百家P2P平臺爆雷,成百上千萬投資人卷入其中,很多人或將面臨“血本無歸”的結局。有人說,這是行業優勝劣汰的自然現象,那麽,這場風暴後,P2P到底還有沒有未來?

  “你看重平臺給的利息,平臺看重你的本金…我兩天吃睡都不好,虧了錢不敢跟家裏人說…xx狗賠我血汗錢……”臨近午夜,一家爆雷P2P平臺的“受害者抱團維權群”裏,發言依然十分活躍,大家要麽嘆息自己虧損巨大、悔不當初,要麽討論報警立案的最新進展,還有人張羅集體去P2P平臺總部上門維權。

  維權的QQ群創立才兩天,會員人數已經接近2000人的上限,群主不得不發公告,籌建“維權2群”、“維權3群”……

  對於這些利益受損的投資者而言,在平臺公司註冊地報警,是他們為數不多的維權路徑之一。QQ群裏多位成員透露,由於近日報警人數太多,杭州、上海等地的報警電話都已出現線路擁堵,警方目前的處理辦法是要求受害人把報案材料郵寄過來。

  上海公安局靜安分局本周一回應某爆雷P2P平臺的受害者稱,“涉事平臺立案後,投資人無需再來報警,該類案件周期較長,需要公安偵查後,再經檢察院審核、法院判決。”可以預見,未來等待這些投資者的,將是漫漫維權長路。

  P2P是英文“peer-to-peer”的縮寫,一般翻譯為“點對點”借貸,通過P2P平臺,借貸雙方可以快速確立借貸關系並完成交易。P2P借貸低門檻、便捷的特點,讓小企業、個人融資難度大幅降低,也為大批投資者(資金提供方)帶來了可觀的利息收益。

  過去幾年,P2P理財高額的投資回報,讓很多人獲得了高收益;盡管P2P平臺爆雷、跑路的消息不時傳出,但行業規模仍然在極速擴張。2015年,國內P2P網貸行業歷史累計成交額首次突破萬億元,到今年6月,P2P網貸歷史累計成交額已突破7萬億元。

  收益總是與風險成正比。最近兩個月,P2P投資人突然集體開始“慌了”。

  6月15日,累計交易額超過750億元的P2P平臺“唐小僧”發布公告稱,將於6月15日至19日進行系統升級,系統升級期間暫停運營。隨後,上海警方的一則公告顯示,唐小僧暫停運營並不是因為系統升級,6月19日,唐小僧平臺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經偵支隊立案調查。

  唐小僧“爆雷”很快引發了“連鎖反應”:隨後,聯壁金融、小諸葛金服等P2P平臺也相繼出現資金鏈斷裂或負責人跑路的情況。網貸之家數據顯示,今年6月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達到80家,其中問題平臺63家,停業平臺17家。

  到了7月,P2P平臺“爆雷潮”延續,相繼有四家交易規模“百億級”的P2P平臺停業,包括錢爸爸(累計交易金額300億元)、牛板金(累計交易金額390億)、銀票網(累計交易金額140億元)、投融家(累計交易金額103億元)。另外,多家規模較小的P2P平臺也卷入“爆雷潮”。統計顯示,7月初至今,出事的P2P平臺總數已超過30家。

數據

  P2P領域的一場“大崩盤”已經開始,全行業風聲鶴唳,草木皆兵。6月以來,P2P行業多家平臺接連爆雷後,在美國上市的網貸公司股價也紛紛受到波及。以7月10日美股收盤數據為例,拍拍貸大跌11.84%,簡普科技收跌9.54%,趣店收跌6.82%,宜人貸收跌5.56%。

  有人視這場“爆雷潮”為行業優勝劣汰的自然現象。這場風暴後,還有多少P2P平臺能夠存活下來,以及他們還有多大的生存空間,目前猶未可知。

  風暴中的P2P投資人

  短短兩個月,超過百家P2P平臺集體爆雷,這意味著成百上千萬的投資人或將難逃血本無歸的厄運。近期出問題的平臺普遍有著龐大的用戶規模。官方數據顯示,牛板金用戶規模超過82萬,多多理財累計註冊用戶超過69萬人,而祺天優貸的註冊用戶數達到166萬。

  在這場來勢洶洶的P2P風暴中,投資人猶如驚濤駭浪中的小船,他們被動、渺小、深陷絕望。

  家住深圳的李銳是近期P2P“維權大軍”中的一員,85後的他投資P2P項目有2年多時間,之前累計賺過好幾萬元的利息,但這一次卻“賠了血本”。他在一個叫多多理財的P2P平臺上投資了30多萬,該平臺近日突然爆雷,員工報警稱老板已跑路。

  “做好一分錢都追不回的準備吧,我投的估計是假標,融的錢都被騙子平臺自己花了,或者拿去還債了……”李銳無奈地嘆息,他也不想像很多人那樣到多多理財總部所在地杭州去報警。

  實際上,李銳更擔心的是自己在另一個P2P平臺的投資,雖然這一平臺尚無爆雷消息傳出,但李銳仍然憂心忡忡,“這個標投了50多萬,還有幾天就到期了……這兩天真的睡不著覺”。

  在危機四伏的P2P理財領域,李銳認為自己屬於“穩健”的投資者,一般會挑選有國資、上市背景的大平臺,選項目也偏好長期、收益率合理的項目,沒想到自己終究還是難逃被坑的命運。“投資P2P的錢是跟親戚借的,還許諾了收益率,不知道下來該如何面對……”他說。

  和李銳不同,來自遼寧的老胡屬於“激進”型投資者,雖然近期在一個爆雷的平臺賠掉十多萬,但他並不沮喪,在眾人嘆息的維權群裏,老胡一方面大罵平臺負責人“不得好死”,一方面還在喊“繼續幹”。

  老胡透露,這些年他在眾多的P2P平臺上都有過投資,得出的經驗是“要選大平臺,才能扛得住”。同一時間他往往會投資十多個平臺的標的,稱“這樣可以分散風險”。靠著這種廣撒網的玩法,老胡自曝今年上半年的收益就達到了二十多萬。

  目前,在老胡投資的多個平臺中,有一個平臺的負責人已跑路,還有幾個平臺出現還款逾期。雖然和其他投資人一起報了警,但老胡認為,從出事的平臺拿回本錢的希望不大。“接下來一兩個月夠嗆,走著看吧”,他說。

  李銳和老胡都沒躲過近期P2P領域這場大風暴,損失慘重;不過,也有投資者躲過了這一劫。

  上海的茜茜今年30歲出頭,但已是一位“骨灰級”P2P投資者,早在2011年她就首次接觸了P2P理財,她還曾在互金平臺工作多年,認識很多P2P平臺的管理層。

  因為對P2P平臺、標的比較了解,所以茜茜的投資過程一路都很順利,“過去幾年,零零碎碎賺了有十多萬”。關註行業多年,茜茜在選項目時已經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有些看似靠譜的資產標的往往會被平臺反復使用,這種標我一眼就能看出來問題,絕對不會去碰”。

  除了賺項目利息,茜茜還有其它“薅羊毛”的辦法——賺取P2P平臺的新人補貼。回憶起這段經歷,她依然成就感滿滿,“大概是在2015-2017年,我一個月最多能投十多個平臺,新手標的補貼一般都有好幾百,多的能達到500塊”。

  她認為,在這幾年間,一級市場投資人的熱錢不斷湧進P2P領域,平臺普遍為了吸引流量不惜高價獲客,有些平臺的獲客成本已經高達四位數,新手補貼是平臺開支的重要一部分。

  到了今年,茜茜逐漸感覺到行業“形勢”發生了變化,她半開玩笑地稱“最大的感觸是行業要更規範了”。上半年,她陸陸續續收回了在多個平臺的投資,現在手裏的標的已經沒剩下幾個,投資的金額也有限,因此這輪P2P風暴來臨時,她基本不緊張。

  什麽導致了P2P“爆雷潮”?

  對於近期P2P平臺出現“爆雷潮”,很多投資者認為,主要原因在於監管趨緊。

  從上月至今,央行、銀保監會等部門多次向P2P市場釋放出加強監管的信號。6月14日,央行黨委書記、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陸家嘴(600663,股吧)論壇上專門提到非法集資的風險,他明確表示,“收益率超過6%就要打問號,超過8%就很危險,10%以上就要準備損失全部本金。”

  在論壇舉行的當天,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峰透露,原本定於2018年6月底前完成的P2P網絡借貸備案工作已延期。對於備案工作是否有望在年內完成,他表示,“我們繼續進一步做工作,年內還不行,還得繼續加把力。”有觀點認為,備案延期,讓不少網貸平臺的合規成本增加,一些有問題且實力不濟的平臺,繼續維系下去的難度越來越大。

  7月9日,最新的消息是,央行會同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成員單位,召開了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下一階段工作部署動員會。央行副行長潘功勝指出,互聯網金融風險是金融風險的重要方面,要用1到2年時間完成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化解存量風險,消除風險隱患,同時初步建立適應互聯網金融特點的監管制度體系。

  監管壓力增大固然是導致P2P平臺“爆雷潮”的原因之一,但在業內分析師看來,P2P平臺自身的業務瑕疵和違規行為才是引發風暴的核心因素。

  網貸之家研究院院長於百程對全天候科技表示,P2P平臺存在自融、資金池、風控的問題,遇到流動性問題和監管壓力,就會引爆風險。隨著出借人的風險偏好趨於保守,一些實力不濟,風險比較高的平臺難以獲取持續的出借人資金,從而加速了退出。此外,一些持續高返的平臺具有一定知名度,一旦爆雷,會引發連鎖反應。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指出,近期P2P平臺集中爆雷,宏觀經濟去杠桿導致的底層資產不良率上升,以及平臺自身經營上的一系列問題是內因,而直接的導火索應該是唐小僧、聯璧金融等明星平臺爆雷帶來的恐慌效應。這些平臺出問題後,市場恐慌情緒傳染引發資金流出,致使本就很脆弱的平臺迅速爆雷。

  P2P還有沒有未來?

  過去幾年間,國內P2P行業快速發展的同時,監管卻相對滯後。於百程直言,2016年以前,P2P行業基本處於“無監管、無規則、無門檻”的三無狀態,大量平臺設立,之後又大量倒閉,造成了一定的金融風險。

  這一次,P2P問題平臺集中“爆破”後,還有多少P2P平臺能夠存活,他們的生存空間還有多大?

  網貸之家資深研究員劉美茹對此依然樂觀。“近期P2P平臺集中“爆雷”,可以視為行業自身優勝劣汰的過程,監管不斷從嚴,會讓好平臺存活下來,行業的集中度也會隨之提升”,她認為,面對小微企業、個人旺盛的融資需求和大眾的投資需求,P2P網貸模式今後仍然有不小的發展空間。此外,P2P借貸依托互聯網技術,借貸、投資體驗比傳統金融機構服務更好,未來仍然會得到年輕一代用戶的支持。

  在薛洪言看來,P2P作為國內實踐普惠金融業務的一只重要力量,仍然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他同時指出,應該紮實推進行業合規整改工作,通過差異化的備案安排,在適當的時候為行業樹立一批合規的標桿,也許是治理當前行業問題的有效思路。

  7月6日,新華社專門發文點評了P2P網貸行業,文中援引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科技中心主任楊東觀點稱,優勝劣汰是所有行業發展所遵循的規律,不能因為短時間內出現的問題就一味地否認它。P2P行業能夠覆蓋銀行等金融機構無法提供資金支持的領域,也是近年來我國大力推進數字普惠金融的縮影。相關部門應加快行業整改的工作進度,將符合整改要求的平臺做好備案登記,緩解市場緊張情緒,避免行業恐慌。

  李銳決定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再碰P2P投資了。如果這次在爆雷的P2P平臺上的投資無法追回,他打算關註一下股市的投資機會,他的判斷是“A股大盤目前已經築底”。在多個平臺“會戰”的老胡表示,只要手上其它投資標的順利回款,仍然會堅持過去的戰法。而在茜茜看來,未來自己投不投P2P不重要,關鍵是要盯準新生的金融模式和產品,因為“新事物才會有羊毛薅”。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李銳、老胡、茜茜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張洋 HN08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P2P“大崩盤”》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